购买股票规则|怎样买涨停股票技巧
第一金融網歡迎您!
當前位置:首頁 >上市企業 > 正文內容

江蘇響水“3·21”爆炸事件后 閏土股份正積極擴大產能 接下來能否扳回一局?

江蘇響水“3·21”爆炸事件后,不少中小染企整頓或關閉,染料價格因此上漲。作為染料行業“雙寡頭”之一,閏土股份定下2019年全年10億元利潤目標,多家機構也調高了公司盈利預測,但現實卻不盡人意。如今,閏土股份正在積極地擴大產能,接下來能否扳回一局?

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道墟鎮。

這里曾經是魯迅筆下閏土的故鄉,如今早已發展成染料之都,其中規模最大的,當屬浙江閏土股份有限公司((002440.SZ,下稱“閏土股份”)和浙江龍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(600352.SH,下稱“浙江龍盛”)兩家上市公司。

若論輩分,浙江龍盛創始人阮水龍是閏土股份創始人阮加根的師傅。兩家公司的競爭廝殺一度成為道墟鎮上的街談巷議,直到阮加根2014年意外身故。這一年阮加根的親人們一齊攬下公司的實控權,也為之后的危機埋下伏筆。2019年10月末,因涉內幕交易,阮加根的兩名親人被判刑。

而今,兩家公司已然拉開距離。2019年前三季度,閏土股份歸母凈利潤同比增6%至10.78億元,僅實現年初定下的目標的51%;反觀浙江龍盛,前三季度歸母凈利潤同比增22.13%至38.82億元。

染料。jpg

不過,近期,閏土股份的股東們集體宣布減持,傳出了怎樣的信號?

蹊蹺內幕交易案

這個冬天,對于閏土股份實控人阮靜波而言異常寒冷。

今年10月末,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閏土股份內幕交易案做出終審判決,并于近日公開了《茹振剛、張彩娟內幕交易、泄露內幕信息二審刑事判決書》。

隨之,閏土股份高管親屬3年前的一起內幕交易浮出水面,涉事人員或與公司董事長阮靜波、大股東張愛娟等屬近親關系,涉及交易金額逾3000萬元。2016年8月,閏土股份籌劃重大資產重組,二人在聚會、吃飯等場景下“竊聽”到公司即將停牌的內幕消息,并在信息敏感期買入股票。

判決書顯示,二人涉及交易金額逾3000萬元。茹振剛犯內幕交易罪,判處有期徒刑五年,并處罰金120萬元;張彩娟犯泄露內幕信息、內幕交易罪,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緩刑五年,并處罰金1萬元。

上市四年后,即2014年9月,55歲的閏土股份原董事長阮加根意外身故。

當時僅有27歲的阮靜波繼承父業,出任閏土股份董事長;阮加根的妻子張愛娟成為第一股東。此時,擺在母女面前的挑戰,不僅是企業高管及家族內部成員的利益關系如何理清,還有公司未來如何發展的問題等。

企查查資料顯示,閏土股份是典型的家族式管理公司,其實控人均為阮加根及其家族關聯自然人。公司6名實控人中,阮加春是阮加根的弟弟,阮靜波、阮靖淅是其女兒,張愛娟是其配偶,阮吉祥是其兄弟姐妹的配偶,張云達是張愛娟的兄弟。

數據顯示:除2012年以來,閏土股份上市以來凈利潤持續增長,2014年歸母凈利潤達到12.87億元,新董事長接手后,凈利潤在2015年-2016年連續兩年呈下滑狀態,2017年才開始回升,2018年終于回歸到原董事長時代,達到13.13億元。

業績目標難達成

數據顯示,2019年前三季度,該公司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.6億元、5.67億元、2.5億元,同比增幅為-15.03%、41.89%、-19.46%。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第二季度公司獲得了2.2億元政府補助。

今年年初,該公司制訂了經營目標:“實現營業總收入不低于70億元,營業利潤不低于20億元。”這一目標能否達成仍存懸念。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營收同比增1.12%至51.08億元,歸母凈利潤同比增6%至10.78億元,扣非凈利潤同比下滑7.14%至8.75億元。

而以往力薦該股的機構,最近也不再發聲。今年上半年,不少券商發布研報上調了對閏土股份的盈利預測。其中中信建投指出:“系列安全事故致環保、安檢力度再升級,分散及活性染料整體開工率有所下滑,供需壓力增加帶動染料價格大幅上漲,利好龍頭企業;閏土股份形成了完善的產業鏈染料,降低生產成本,避免染料中間體波動對公司經營的影響,增強公司的抗風險能力。”

但江蘇響水“3·21”爆炸后,大批中小染企停產,閏土股份也借此契機幾次漲價。如2019年9月,公司將常規分散染料執行價格上調2000元/噸,活性染料執行全系上調1000元/噸。

不過,閏土股份業績卻未取得想象中的成功,反觀其競爭對手浙江龍盛,2019年前三季度,其營收、歸母凈利潤、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66.23億元、38.82億元、33.80億元,同比增幅為14.11%、22.13%、9.85%。

閏土K線。jpg

股東為何持續減持?

顯然,閏土股份并未把握住2019年染料價格上漲、利好龍頭的行情,那么,接下來公司能否扳回一局?

市場似乎對此持質疑態度。據數據,今年以來閏土股份基金持股驟降,截至2019年9月末,基金持股數合計618.05萬股,遠低于去年年末的1909.14萬股。

與此同時,該公司高管也在不斷減持。今年上半年,阮吉祥、阮興祥、趙國生、陳大光合計減持102.07萬股,合計套現1242.27萬元。閏土股份還因此收到監管函:“公司實控人之一阮吉祥在年報預約披露日前30日內,于4月3日賣出15.25萬股,涉及金額251.87萬元,違反了相關規定。”

11月6日,閏土股份公告稱,股東張愛娟、阮加春、阮吉祥和阮興祥擬合計減持不超4 150萬股,預計合計減持不超4150萬股,占總股本3.61%。值得一提的是,前三名股東同為公司實控人。

那么,為何股東在股價低位時集體減持?數據顯示,自2019年4月末以來,閏土股份股價開啟“跌跌不休”模式,股價從彼時的18元/股一路下跌到10.5元/股。

在業內看來,這是閏土股份第四季度業績繼續走低的信號。

除此之外,部分股東減持期間,公司還存在未披露的重大利好。據證監會網站11月20日消息:“2019年6月28日,公司收到2.2億政府補貼,直至2019年8月31日才在半年報中披露。上述政府補助可能影響閏土股份2018年至2022年報表數據,公司至今未予披露其長期影響。”閏土股份因此被出具警示函,

面對一系列挑戰,當下的閏土股份正在積極擴大產能。公司近期披露,瑞華化工活性染料項目日前進行了整體搬遷,其年產10萬噸高檔活性染料(原粉)整體搬遷項目按照相應標準要求順利開展,首期8萬噸活性染料項目建設已經基本完成。

接下來,閏土股份還將采取哪些改革措施推進公司發展、提升行業競爭優勢、實現新的突破?未來家族式管理的積弊何時能除?《投資者網》將持續關注。


购买股票规则 新时时彩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 360北单比分直播足球比分 五体球视频 ipad新浪体育直播看不了 3g体育比分网 海南飞鱼 北京11选5 意甲雪缘园 黑龙江11选5 nba-新浪体育 广西快3 新2即时指数 河北快三 2012世界杯比分国际足球直播皇冠新2 2011中国足球直播